摆渡在线

摆渡在线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 >

私募大佬杨永兴借道GBC资本涉猎币圈 屡次卷入股权纠纷

摆渡在线 时间:2020年03月08日 14:00

  私募大佬杨永兴在二级市场得心应手,在一级市场投资看来挫折颇多,多次被曝出陷入股权纠纷之争,与合作伙伴对簿公堂。

  
 

  近日,OKEx旗下的OKB价格一路猛涨,一度突破历史最高值,达到7.551美元。OKB暴涨,曾被称为股市“短线之王”的私募大佬杨永兴也再次被媒体提起,其与OKEx双方的官司至今没有下文。
去年,杨永兴爆料,其在OKEx交易所的账户被冻结、注销,包括2800万个OKB在内的8亿元资产凭空消失。对此,OKEx的CEO Jay Hao表示系统内没有如此大额的账户。
欧科集团创始人徐明星发布微博“澄清事实”回应,该事件属于现代版农夫和蛇的故事,杨永兴持有1%的OKCoin集团股权,此事属于股权纠纷。


 

  目前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孰是孰非,也许只能等待法院的裁决。


 

  不过这也不是杨永兴第一次卷入股权纠纷,2019年1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民事裁定书显示,杨永兴的深圳市向日葵投资有限公司因为想讨回1300万的股权投资款,而把合作伙伴告上了法庭。

借道GBC涉猎币圈
自称曾2800万OKB在手的杨永兴一度被疑为坐庄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于2017年底涉足数字货币投资,不碰空气币,主要投资平台币及BTC等主流币,也包括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
调查发现,杨永兴涉足币圈,其直投的标的仅一家区块链媒体和一家矿机厂商,不过近日有媒体报道,2018年一家成立于新加坡名为Geek Blockchain Capital(以下简称GBC)区块链投资机构与杨永兴关系密切,如同他的币圈代理人。
杨永兴是谁?他与OKEx陷入纠纷时,这是币圈人都在好奇的一个问题。在搜索引擎上,杨永兴在私募界时高光时刻停留在2010年之前。


 

  多家媒体的报道中,“80后”杨永兴出生于郑州,普通工人家庭出身,父亲是上世纪90年代的股市散户。上初中时,他常跟着父亲去证券营业部,父亲留给他的两万元账户成了他进入股市的起点。
2006年至2007年,股市复苏,朝阳永续中国私募基金风云榜上,杨永兴一战成名,连续夺冠。当时还是硅谷基金投资经理的杨永兴,留下的传奇是创造了1497%的收益率,那时,他只有25岁。


 

  2009年初,杨永兴加入证通天下进入阳光私募领域,发行的第一只信托产品“策略大师”,1年合约期满后清盘,获得了193%的净值增长率。当年年中,杨永兴离开策略大师团队,自立永圣慧远投资公司,操盘了他在阳光私募界的最后一只基金“永圣慧远稳健增值”后,消失在私募界的聚光灯下。


 

  直到2019年10月爆出与OKEx的纠纷,这些往事才被重新翻炒出来,币圈人才知道昔日的“私募大佬”也进了币圈。


 

  杨永兴自称于2017年底涉足数字货币,主要的投资标的是OKB、HT、BNB这些平台币和主流币BTC等。他与OKEx的账户罗生门留待法院调查,但他的币圈往事不仅仅止步于一个“普通投资者”的维权。
调查发现,从2018年起,币圈出现了一个与杨永兴关联密切的、名为GBC的区块链投资机构,该机构涉及多起币圈投资案例。


 

  GBC的全名为Geek Blockchain Capital(极客区块链投资),该机构的CEO王铃声成为链接杨永兴币圈足迹的线索。

GBC是注册在新加坡的区块链投资机构。据新加坡企业信息网站显示,GBC成立于2018年6月,有2名管理人员,企业账户存续期限截止至今年的1月5日。

在职场社交网络领英上,王铃声的身份既是GBC的创始人、CEO,同期还担任深圳市向日葵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向日葵”)的高级投资经理。而深圳向日葵的法定代表人、实控人正是杨永兴。杨和他的公司同样也是舟山向日葵朝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舟山向日葵)的股东和实控人,王铃声同为舟山向日葵的股东。

从这些公开信息看,杨永兴既是王铃声的老板,也是他的股东。王铃声负责的GBC背后,不排除也有杨永兴的身影。
项目不成长 投资收益成长
注册成立于2018年6月的GBC鲜少出现在公开视野中,但不乏投资案例。


 

  2018年5月,GBC与其他30个投资机构一同出现在OKEx首期专业投资人名单中。


 

  2018年6月,区块链公链项目Usechain宣布接受了GBC的投资。


 

  2018年8月,数字货币交易所DragonEx(龙网)称,包括GBC资本在内的4家机构成为了其全球超级节点。


 

  2019年4月,在龙网遭黑客攻击被盗价值600万美元数字资产后,该平台宣布特设了DT专项投资基金,出资方为GBC,基金规模为370万USDT。GBC也曾以投资OKB为背书出现在龙网获得注资的传播稿里。


 

  从可查的这些投资标的中,GBC没有投出有成长性的项目投资上,但在交易所的投资中透着精明。


 

  其投资的Usechain是2018年火爆一时的公链项目优学链,相比项目本身,该项目的创始人曹辉宁更为知名,这名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加持的Usechain,据说曾遭多家交易所强上。


 

  但在2019年11月,Usechain被传团队解散,外界发现,这个已经启动了1年多的公链项目,21个超级节点名额仍空缺11个,代币USE的价格仅为0.00055美元,当时的年内跌幅已经达51.39%。而USE的私募价为0.005美元,2月24日20时,USE币价为0.0006美元左右,跌破私募价超88%。


 

  去年,有投资者称,早期私募投资在USE上投入了10多万元,因信任团队,一直没有抛售,后来USE资产仅剩投资额的零头。而事实上,USE自打进入流通市场,上线即跌破私募价,最高点也仅为0.0024美元。


 

  GBC对区块链项目的投资眼光实在不高,投资过OKB的它转向了更加有利可图的交易所。

2018年8月,GBC成为了龙网的超级节点,享有上币推荐权、推荐币种上线后的DT奖励及优质项目投资机会等权利。前提是持有并冻结3万DT,当然这些DT冻结后可以享受分红。当时,DT的价格在3.6 USDT附近。


 

  DT是龙网2017年11月发行的平台币,总量为3700万左右。有投资者称,DT的初始价格在1.46美元左右,最高价格超过45美元。


 

  2019年4月,GBC第二次注资龙网时,GBC以370万USDT(美元)价格一年内得了370万DT,相当于1 DT价值1美元。那时,DT的市场价在1.8USDT附近,GBC相当于以低于市场价40% 的价格获得了龙网的平台币。


 

  3个月后,DT涨到了5.4美元,但之后又一路下跌,目前保持在2美元附近。也就是说,GBC在DT上的获利至少翻了一翻。


 

  但龙网当时称,这笔放在GBC账户中的DT将会永久锁仓,请第三方专业团队来管理,管理团队将会以账户资产公示的方式确保基金的资产接受公众监督。有意思的是,每日都会转入DT的这个账户并未公开地址。龙网的官网上倒是有一个DT生态基金会的公示,其中的DT为125.8万余DT。


 

  GBC的精明不言而喻,龙网的“透明”也打了折扣。有接近GBC人员的人士证实,这家机构的管理者的确是王铃声,但背后确有“大佬”。上述人士也表示,GBC不仅做投资,还包括为币圈项目配资、做市。
作为区块链投资机构,GBC保持着传统私募界的低调,这家机构投资了包括平台币、区块链项目、交易所等币圈标的,但对比其他区块链机构投资人,GBC的人鲜少在币圈的公开场合出现。
GBC核心成员唯一出现过的行业会议,还是在2018年8月18日,某音乐行业公有链在深圳举办了一场报告会,“Geek Blockchain Capital CEO ”极不显眼地出现在这场活动的通稿中,这位CEO用了个英文名“Jason”。
多次卷入股权纠纷
在币圈,GBC如同杨永兴离开阳光私募一样,选择了躲避聚光灯。在币圈低调了不到2年的杨永兴,终究因为与OKEx的纠纷显露了真身。


 

  有从传统私募行业数据服务商跳槽至币圈的人称,私募圈投资币市的人大有人在,但他们多数选择了“低调发财”,“毕竟数字货币在证券监管层还是灰色领域,他们跨界投资,一旦出现问题,可能会涉及违规,影响到他们在传统金融行业的资管事务。”


 

  的确,证券行业对私募基金的管理严格。2011年1月,深圳商报曾关注过阳光私募领域的一条传闻,“深圳某阳光私募基金经理遭有关部门调查”,传闻的主角指向了证通天下产品“策略大师”的掌舵人杨永兴。传闻称,杨永兴被带走调查,还传出他创办的证通天下公司解散。该公司的前员工透露原因“可能是2009年业绩做得太猛以至于被同行妒忌而举报其涉嫌违规操作”。当时,杨永兴曾出面回应“传闻并不属实”。

因名而累甚至成为“被查”传闻主角的杨永兴,至少在跨入21世纪第一个十年后,学会了“隐身”,因为纠纷出现在币圈后,有媒体顺着这个名字寻找发现,杨永兴也有直接出手投资的币圈企业,其中包括矿机厂商亿邦国际及区块链媒体壹块硬币。
媒体报道,杨永兴也是矿机制造商亿邦国际的股东之一。亿邦国际去年6月曾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是提交招股书后上市没有进展,状态显示为失效。亿邦国际曾被曝出卷入银豆网非吸案。


 

  此外,壹块硬币的运营公司深圳三点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出现了深圳市永圣慧远投资有限公司的名字,永圣慧远持股16.97%,为第二大股东,永圣慧远正是杨永兴当年发行阳光私募的平台。


 

  去年的8月19日,壹块硬币发布了一篇文章,称币圈玩家王先生(化名)在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上的账户成为空号,价值1亿美元的数字货币也不知所踪。


 

  2个月后,王先生的真实身份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昔日的私募界“大佬”杨永兴自称在OKEx交易所的账户被冻结、注销,并称,跟着他进入币圈的20多个人的账户消失,涉及的包括2800个OKB在内的近8亿元资产凭空消失。


 

  媒体披露,杨永兴将相关公司及OKCoin创始人徐明星告上法庭。之后,双方的舆论战也就此展开。前者主要靠媒体发声,后者则是在社交平台上公开回应。


 

  针对杨永兴的说法,去年,徐明星在微博上称,杨永兴经他协助,从老股东手里购买了OKCoin 1%的股权,公司为杨创造了100%回报,但对方不满1倍收益,勒索超额收益被拒后,“开始捏造着事实攻击本人和OKCoin”。


 

  OKEx的CEO Jay Hao也曾公开表示,“没有这么大资金账户”。


 

  不过,这也不是杨永兴第一次卷入股权纠纷。

2019年1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曾公布一起民事裁定书,向日葵投资称,2015年12月,馨航瑞康向深圳向日葵公司推荐美国公司Amendia,Inc.项目,称该司在脊柱治疗方面拥有尖端技术即将上市,投资回报率较高。在深圳向日葵的安排下,出资1300万,并转账给馨航瑞康,委托其购买美国公司Amendia,Inc.200万美元股权并代持。


 

  但是后来深圳向日葵投资认为馨航瑞康隐瞒了Amendia,Inc.项目的真实情况,误导投资,并且《代持协议》违反现行法律,导致无法实现合同目的,因此,深圳向日葵公司要求解除该协议,并要求馨航瑞康退还已支付的投资款及其利息并赔偿相应损失。


 

  目前此案被深圳市罗湖区法院移送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处理。

私募大佬杨永兴借道GBC资本涉猎币圈 屡次卷入股权纠纷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私募大佬杨永兴借道GBC资本涉猎币圈 屡次卷入股权纠纷
  本文地址:http://www.520log.cn/jinrong/0308475.html
  简介描述:私募大佬杨永兴在二级市场得心应手,在一级市场投资看来挫折颇多,多次被曝出陷入股权纠纷之争,与合作伙伴对簿公堂。 近日,OKEx旗下的OKB价格一路猛涨,一度突破历史最高值,...
  文章标签:金融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